对不起,我不喜欢麦克莫汉的暴雪
发布时间:2019-07-22 00 来源: 互联网

作为一个前暴白,现暴黑,本不愿写下这样一篇文章,但是看到网上如此多惋惜麦克莫汉离开的时候,我想写点什么。


麦克莫汉从暴雪走了,任职27年,其中从1998年开始担任总裁,整整20年掌权暴雪,他的离开对于暴雪而言,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糟糕的时代的结束。


我的一个暴黑朋友前两天跟我聊到这个的时候,直接用了三个字评价,“天亮了”。这三个字也是我一直想说的,麦克莫汉掌权暴雪之后,我发现暴雪简直糟透了。


1


关于暴雪起家的故事,这里我们不做过多的追溯,但是在这里我们要讲两个时间点。


一个是1998年暴雪经过多次被转手后投入了维旺迪的旗下,也就是那个时刻,麦克莫汉取代了另外一位创始人亚当翰,成为了暴雪的总裁,而亚当翰则去主管产品研发线,并且在2000年开始担任《魔兽世界》的总设计师。


另外一个时间点是2004年,亚当翰在制作出了《魔兽世界》后,由于家庭以及感觉到了疲惫之后,亚当从暴雪走了,这一年可以说是麦克莫汉彻底掌权暴雪的一年。


我为什么要说这两个时间点,因为我们如果将暴雪的产品以2004年为节点来做一个分割,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


2004年之前的产品:《魔兽争霸》的三代产品,《暗黑破坏神》的两代产品,《星际争霸》,《魔兽世界》。


2004年之后的产品:《星际争霸2》,《暗黑破坏神3》、《炉石传说》、《风暴英雄》、《守望先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从这两个名单对比当中看出些什么,但是我所看到的是,从2004年之后暴雪就一切都变了。


2004年之前,暴雪的这些产品可以说每一个都是划时代的产品,口碑和销量兼具,也是这些产品的推出,把暴雪推上了神坛。


但是2004年之后的这些产品,我们发现变了,很多产品在发售之初,销量都不错,但是口碑对比之前的产品,除了一款《炉石传说》外,着实让人不敢恭维。暗黑3,星际2,风暴英雄都是在透支着之前产品的口碑,炉石的成功也是因为前作的光芒辐射。


这就是麦克莫汉掌权后的暴雪,只有销量,没有口碑,“暴雪出品,必属精品”,抱歉这里已经不再是了,它已经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并且还是一个在挥霍家底的商人。


或许你会说这与维旺迪收购有关,又或者理由可以说是动视暴雪的真正老大科蒂克是个商人有关,2010年6月在参加E3游戏展时,他表示自己的使命是把动视暴雪从全球最赚钱的游戏公司变成最赚钱的娱乐公司,给股东带来更多回报。


但是,麦克莫汉作为暴雪的总裁,这个锅他必须要背。作为掌门人,在2004年至今的14年里,已经成为玩家圣地的暴雪取得的成绩,反而没有创立之初的那13年里,那个从几个人的工作室一步一步走来的暴雪取得的成绩辉煌,这是失败的,也就是这几款麦克莫汉掌权的产品的推出,才出现了所谓的“暴黑”群体,我也是其中一员。


2


实际上,后亚当翰时代的暴雪并不是没有机会,摆在他们面前的机会太多了,但是他们一一的错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遗失了一整个的电竞时代。


如果说2004年前的暴雪走的每一步都是对的堪称奇迹,那么2004年后,在电竞这个棋盘上,暴雪走的每一步都是错的也堪称是一个奇迹了。


2007年的时候,在美国一家刚刚创办了一年多时间的一个游戏公司室企图谋求融资,因为他们在研发一款产品的时候遭遇了巨大的资金问题,但是当时美国正在遭遇金融危机,没人愿意为他们的idea付费。


这个时候总总机缘巧合,现任腾讯光子工作室群的老大、当时负责代理工作的陈宇知道了这个团队,并且飞到美国去拜访了这个团队,最后决定了投资他们。


而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因为这个当时只有十几个人的团队当中,主策划是Tom Cadwell,这位老兄曾在暴雪担任魔兽世界游戏策划、魔兽争霸3主策划、魔兽争霸3数值平衡师,而除了这位老兄之外,团队中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叫Steve Guinsoo的负责英雄设计,Pendragon负责用户体验方面的工作。


或许你们已经看明白了,这两位就是DotA-Allstars,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DOTA的四位缔造者中的两位。其中被玩家成为羊刀的是DotA-Allstars的第二任操刀手,而Pendragon是DotA社区的创造者。


而缔造了DOTA神话的剩余两位一个叫icefrog,一位是EUL,而这两位老兄一位是第三任操刀手,一位是第一任,其中如果要论及对DOTA的贡献,那么icefrog应该是最大的。


这两位老兄现在在哪里任职呢,答案是V社,2009年的时候icefrog加盟了V社,并且EUL不久也加盟了。


作为一个从暴雪《魔兽争霸3》的地图编辑器当中所诞生的游戏,4位主要的贡献者,然而近水楼台的暴雪就这样全都错过了,尤其是作为DOTA神话最大的贡献者icefrog本身还是暴雪员工的前提下。


后面的事情我们也都清楚了,Guinsoo和Pendragon所在的那家叫Roit的公司推出了《英雄联盟》,而以icefrog为主要设计师的V社做了一款《DOTA2》。


实际上,原本暴雪是有机会抓住这个机遇的,当年在设计DOTA的时候,icefrog已经感觉到了DOTA遇到了瓶颈,毕竟《魔兽争霸3》最大也只能容纳8M的地图,而今天的《DOTA2》超过了10GB,《英雄联盟》也接近8GB。而且《魔兽争霸3》的引擎也太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另外,在一个原本已经设定好的游戏编辑器当中做游戏还有太多不方便,框框条条太多了,很多功能根本实现不了。对于很多刚上手的玩家来说,游戏自带编辑器简单易学、易用,能做的很棒,但你要知道icefrog不是那种小白。


icefrog的想法是从0开始,完全摆脱《魔兽争霸3》,真正的做一款DOTA游戏,而暴雪可不这么想,暴雪的想法是让icefrog把这个地图的模式延续到当时已经研发接近结束的《星际争霸2》当中。意思就是“我觉得SC2的引擎和地图模式应该可以满足你要求了,小老弟。”


暴雪完全忽视当时DOTA可能在中国一个地区就超过千万用户的事实,完全不重视这个MOD,也的确在当时的暴雪看来,DOTA算什么啊,当时2008年左右的暴雪可是《魔兽世界》正值最顶峰的《巫妖王之怒》的阶段,全球的厂商都在号称“我们要做下一个暴雪”,暴雪也自己企图再去复制一款《泰坦》。


然后icefrog走了,到了V社,做了《DOTA2》,而《星际争霸2》这款游戏,号称要装下DOTA的简直就是个笑话,他至今为止的用户有DOTA多吗?《泰坦》这款游戏又在哪里?


而为什么暴雪要坚持让icefrog在《星际争霸2》里面做DOTA,很简单啊,多做个噱头,多卖产品,RTS才是竞技游戏的未来。


对了,麦克莫汉,他是一个星际的粉丝,暴雪那么多产品,他只粉星际,即便今天星际2凉透了,但是这个部门在暴雪内部还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错失MOBA品类,是暴雪在电竞上走错的最大一步,但是不是唯一一步,在《星际争霸2》推出之后,和韩国的KeSpa的有关赛事的战争也错的离谱,本身暴雪能够电竞萌芽的早期成为无可争议的霸主,很大功劳要划分给KeSpa对于《星际争霸1》这款游戏赛事的打造。


但是在推出《星际争霸2》之后,暴雪翻脸不认人,希望KeSpa给他当孙子,话语权要钱也要,搞得KeSpa好像要求着暴雪让他去做《星际争霸2》的赛事,KeSpa当然不肯,双方谈崩,暴雪蜜汁自信的认为是产品成就了KeSpa,自己手上有产品,那还怕什么。


在抛开《星际争霸2》是不是一款好游戏的前提下,暴雪的这种“霸道”是为什么在拥有广泛群众基础的韩国,《星际争霸2》也做的不咋地的原因,因为根本没有合作伙伴和他一起玩这个必须认他做爹的“游戏”。


再之后,《风暴英雄》这种大杂烩的产品,推出我不知道意义何在,时间还是2014年。《守望先锋》,中国多少打出成绩的战队宣布关门,现在中国还有多少守望的用户,全球又有多少守望的用户。


暴雪的电竞部门,整天做着白日梦,还活在《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1》的年代,还想着靠赛事捞钱,幻想着天下第一。


这个错失一个时代的锅,麦克莫汉必须要背。所以我也挺庆幸icefrog的出走的,因为他要是不走,真的和暴雪合作了《DOTA2》,或许今天你根本看不到一个象征着电竞赛事制作最高水平的Ti赛事。


3


暴雪成为销量机器,产品的口碑直线下滑,作为电竞行业的启蒙者和早期的霸主,错失一整个电竞时代,这是麦克莫汉带领下的暴雪,这两个大错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可吹嘘他这14年领导暴雪的功绩的。

 

而你以为这是唯一的两个大错误吗,完全不是。当年做出了《暗黑破坏神》的北方暴雪工作室的离职,按照事后的说法是在和维旺迪的沟通当中北方暴雪要求更多的权利,但是维旺迪没答应,而暴雪总部负责这件事的是副总裁。


在这起事件当中,作为暴雪的总裁,麦克莫汉又在哪里,本身麦克莫汉的上任就是维旺迪收购前后的事,公司旗下最重要的工作室之一要和总公司谈新的合约,不应该是麦克莫汉来充当彼此的中间人吗?


而在北方暴雪出走之后,之前已经做了5年的《暗黑破坏神3》被本部接手,彻底推倒重来,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暗黑3。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在麦克莫汉的带领下,暴雪的业绩还是一直在涨的,这一点很难得,尤其是在游戏行业每年都在发生变化的背景下,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玩家的热爱在我看来才是暴雪的立足之本,但现在这种热爱不见了,暴雪和EA本质上已经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对于麦克莫汉的执掌下的暴雪,对不起,我爱不起来。

 

 

Copyright © 2012-2019  www.30376.cn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